教学工作
教育科研
教学工作
学生活动
班主任工作
 
 
 
 
 
 
教学工作  
回归课堂的教育——中小学教师的“一线科研”观
日期:2018-3-19 18:09:40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阅读:

对“教育科研”,我一直持审慎的态度。长期置身教育现场,让我对中小学一线教师的渴望,主要是发展成长,有着较为坦诚的认识。

随着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展开,中小学教育科研有如一夜春风,让人喜不自禁又不胜惶恐。一时间,似乎不鼓捣科研,不做课题或拿不出论文,学校就难以跨越式发展,而教师也就无法实现自我。那阵子,我在一所省重点高中工作,被指定分管教育科研。我点燃的第一把“科研”之火,不是一齐奋进,而是一起追问:要不要教育科研?我们要怎样的教育科研?这两问,被我称为中小学一线教师开展教育科研的“元问题”,日后演化成为我坚持高举的“一线科研”火炬。

行走在理想与现实间,我提出了“愉快教科研”的观点。同时,悄悄地用沉静的“研究”一词置换了刚性的、高处不胜寒的“科研”标签。因为,教育面对的是活生生的“人”,是丰富多彩的教育生活。教育研究如同教育本身,不必是物化的、外在的、轰轰烈烈的,而应是内源的、润物细无声的。(为避免在“名分”上过多纠缠,在一般场合和行文上,还是从众用“科研”一词。)

一、“带着理念进课堂”是我舞动的一面“一线科研”旗帜

我知道,在风从八方来的大时代(信息化、全球化)背景中,没有理念的教师担当不了“学习共同体”的领跑者,而不进行教育探索的教师也就永远迈不上苏霍姆林斯基所指点的“幸福之路”。

不能让教师无动于衷,但也不能让教师撂下“教学”搞为了形式而形式的“教科”啊。教书育人是教师的本职,出色当行是每项工作的追求。游离了课堂,远离了学生,源头缺乏活水乃至源头不正,如此科研非但不能“给力”教育,弄不好还将成为中小学一线教师不能承受之重。驳皮科研,泡沫课题,论文名师……种种尴尬,让人哭笑不得。有鉴于此,我在教育网站发帖、在教育报刊撰文,不断呼吁探讨。

《让教育研究“回家”》(《教师博览》2004年第6期),主要论点为:不管是课题研究还是行动研究,是教学反思还是模式建构,中小学一线教育研究的“愿景”是否都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概括:成长教师,发展学校,促进学生。首先,教育研究要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;其次,教育研究要促进学校的特色建设;最后,教育研究要促进学生的健康学习。

有质疑,有追问,即有了反思与探究,而这正是原生态的研究。当一个教师具备了这样的素养,他就会自觉地站准位子智慧地把课堂还给学生。教学具有了思辨性,生成的教育也就具有了思想与理想的品质。而这正是中小学“一线科研”的意义所在,教学的境界由此而生。

二、“不拘一格搞科研”是我打出的一张“一线科研”王牌

以课堂为阵地,顺理成章,我所倡导的“一线科研”必然是草根性的,是润物细无声的,它与教育生活、教学行为水乳交汇、融为一体。面对一度汹涌的“课题热”,我发出“教育科研不‘玩’”的抗议(虚假学术与学术腐败让人齿寒而心痛);面对一刀切的以论文评职称,我挡住政绩诱惑,坚定地站到民间立场发声,鼓吹“不拘一格,才能别具一格”。

在《教科研三问》(《教师之友》2003年第5期)一文中,我敲击了这样三个科研点:质问“科研”——教育科研这张皮;探问课题——课题研究这只虎;笑问随笔——教育随笔这只兔。爱之弥深,责之弥切。应当说,这样的敲击是由衷的,是想求解。我始终认为,中小学教师“一线科研”的最佳状态是“心动伴随行动”——尽力可为,量力能行。

不要抠住框架不放,也不要紧追“物化”“量化”不舍。重要的是思想,是思想引领下的质量提高、境界提升。如果只图门面光亮,只为评估、评审,如果教育科研不能给教师发展带来必要的幸福感、给学生成长产生一定的影响力,那么,局中人完全有理由说一声“不”!在《为中小学一线教师提点科研诉求》(《教师博览》2008年第4期)一文中,我作了如下的阐述:1.中小学一线教师有些倦怠的成长处境,需要我们为其教育科研安装驱动程序;2.中小学一线教师有些弱势的科研现状,需要我们为其教育科研寻找可行路径;3.中小学一线教师有些尴尬的教学境况,需要我们为其教育科研建设发展平台;4.中小学一线教师有些沉重的生活状态,需要我们为其教育科研开拓自由空间。

有效就好,得法就行。教学即研究,问题即课题。不拘形式,殊途同归。须知,一线教育生活是风生水起、生动活泼,一线教育科研也应是风行水上、多姿多彩。

三、“让读书反哺教书”是我认定的一条“一线科研”路径

学习与工作的经历,让我切身体会到读书的重要性。是读书让我争得了“教书”的岗位,也是读书让我赢得了“名师”的荣誉。感谢那个理想与诗歌飞扬的时代(上世纪80年代,我中师毕业,一参加工作就赶上第一个教师节),感谢那场“一无所有”的自学考试(1984年首开的江苏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,让所有人无条件无依仗“裸考”),感谢乡村学校中那次缺乏说服力的公开课(分析课文《林黛玉进贾府》,依照预设让学生往王熙凤身上硬贴“明里一把火,暗里一把刀”的标签)……历练在本质上是反思,是进修。

当我拥有太多的参考资料,尤其是拥有了现代媒体全方位的资源支持,富有的迷惘让我一朝清醒——返璞归真,教书的根还在于读书!我惊呼:“教师,别忘了读书!”我扬言:“读书是最经典的备课,教师读书是最浩荡的教育科研!”

走出教育界,回望教育,这样的信念更加清醒而坚定。教师不读书,比教师不善解题,糟糕得多,也更可怕——因为,不读书是切断文化与思想的脉,是抽却教育教学的底气、大气、灵气。忘不了苏霍姆林斯基对青年教师的恳切建议:“读书,读书,再读书。”感谢《人民教育》杂志,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刊发了我相关的两篇文章:《让阅读丰盈教师的精神世界》(2009年第7期)、《警惕阅读的膨胀与肤浅》(2012年第5期)。我想强调的是:要教书先读书,善教者必善读者。从教育研究的角度看,读书可谓是一线教师“与生俱来”的科研之路、幸福之路!

有梦,就有希望;有路,就有成功。教育是一种需要不断求索的智慧生活。一线教育科研的目的就是要让教育生活更富意义,要让教育场中的所有成员有望又有效地触摸到教育的品质,感受到教育的幸福。

我不是专家,对于教育研究,也许压根就没登堂入室。但我一直尝试着“一线科研”,行走在“幸福”的边缘。痴情不改,此生无悔。从职员到教员,从初中教学到高中教学,从一线工作到行政管理,近三十年,大多时候是摸着石头过河,也有不少时候是顶着梦想、怀揣理念前行。历练与感悟,大致凝结在以下两文:《一路追问》(《教师之友》2004年第2期)、《行走“师道”》(《人民教育》2007年第9期要目)。所说的“思想火花”则多集结在《教育,教育》一书(“文汇教育家书系”第2辑,文汇出版社2005年版)。期许能给初涉教坛的一线教师一丝拥抱教育科研的勇气。

不畏避“前瞻”的刺激,更不漠视“大眼睛”的渴望,一线教师要做的事,也许就是虚心研究与踏实践行。

 


回到教育原点,两个“上位问题”不能不思考:什么是教育?教育为了什么?

教育研究的目的,就是要弄明白并服务好这两个上位的“什么”。因此,教育研究必须是在场的,是贴近学生与课堂的。

中小学一线教师置身教育现场,最亲切的研究对象就是学生,而最适切的研究场域就是课堂。这样,如何成长学生,如何生成课堂,自然成了呼应“上位问题”的两个“贴切课题”。

下面,试从教学实施与教育思考两个层面切入,对中小学教师的“一线科研”作一探究。

一、从教学实施切入,“一线科研”的目标应为:致力“有效”,追求“优效”

教育不能没有理想,理想是云彩。教学是化云彩为雨水,点点滴滴播撒到课堂中。教学的境界缘于教育的理想,而教学目标的达成则取决于教学行为的实施。有效是客观需求,属“当务之急”;优效是品质保证,系“为之计深远”。

长期以来,我们习惯于条条杠杠(所谓的教学大纲),力求步步为营,由此造成的局面,就是抱定教材“死揪”。不敢越雷池一步,更不敢有所创新。

新一轮课改在神州大地上刮起了一股新理念旋风,出发点极好,但发力点过高,以致一线教师怦然心动后却无力行动。这不能怪教师,要反思的也许还是专家们的“悬浮科研”。

仰望星空,脚踏实地。“一线科研”指导下的课程改革关键在于找“破”与“立”的平衡点。在“有效”上下工夫,在“优效”上出品质。

在《“有效教学”与“优效教学”》(《教师博览》2007年第8期)一文中,我首次提出了“优效教学”的概念,并发出这样一个极自然的诉求——让显性的“有效”教学跃迁为品质的“优效”教学。在《“有效教学”的实现》(《教师月刊》2009年第6期要目)一文中,则跟踪教学全程,聚焦“有效”,点击“优效”。

首先,要有美好的愿景,也要有适切的标杆。

理想地讲,教育是助人有梦,也是促使每一个梦都能开花、结果。作为教育主路径的教学,它的职责就是构筑愿景,给出标杆,提供支持。

在《教育质量是什么》(《中国教育报》2007年3月)一文中,我感慨:教育质量首先是品质、素质;质量同时是分量、数量。“质”与“量”是支撑成功教育的两维,难分难解,相辅相成。由于认识的偏颇,本为“一体”的质量观被我们错误解读、机械肢解。于是,就出现了所谓的“应试教育VS素质教育”的闹剧……

从成长的渴望去审视我们设定的教育愿景、教学目标,“愿景”就不会出现一厢情愿的空洞,标杆也不会呈现失之偏颇的独霸。“一线科研”要探求的是共同愿景下的多元发展。

其次,要有多样选择的教材,也要有多元评价的机制。

叶圣陶说“教材只是一个例子”。叶老是著名教育家,还是建国后中小学语文教材的编写元老。这话可说是肺腑之言、经典之论。在多样选择、自主教学方面,民国时期的教育,值得借鉴。可以说,教学的创造性在于:基于教材更超越教材,坚守课堂更生成课堂,尊重文本更推崇人本。教师不只是教材的应用者,还应当是教材的甄选者与建设者。

多一种选择可多一份精彩,多一把标尺也可多一种收获。在《考试亟需新理念》(《江苏教育》2004年9期卷首语)一文中,我对多元评价作了较为诗意的演绎:教学是一个极富活力和生成性的进程,考试就像是这一进程中的一个个驿站。不是要“拦截”,也不是要“检查”,而是要给一路前行的学子以“回顾”和“展望”。客观的衡量、友善的告诫、真诚的喝彩、始终的关怀,体现博大的“教育”胸怀,做学生学习的良友、诤友,这才是考试的本来面目!因而,从某种意义上讲,考试是教学流程上不可或缺的“接点”,在学与学、学与教之间,起到及时沟通、反馈、改进、促进的多方作用。它是在“伴学”,是学习的“自然”组成部分;它是在“助教”,是教学的“必要”权衡举措。

最后,要有学生自主学习的空间,也要有释放教师创造性因子的课堂。

“把课堂还给学生,让课堂充满生命的活力。”叶澜教授的这一口号,迎着21世纪的曙光,无疑唤醒了广大一线教师的教育觉悟。“一线科研”由此理直气壮地向课堂挺进,并与时俱进地由“研教”向“研学”转移。

新课堂,新站位。只有让教师回到“辅助”的后台,学生才能走到“自主学习”的前台。也只有让学生“由学而求教,由疑而提问”,教师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促进与引领作用。我在《给空间,就是给发展》(人大复印资料《素质教育》2004年第6期卷首语)一文写道:为了学生的终身学习,学校教育,特别是基础教育,一定要在“授之以鱼”的同时“授之以渔”,授之以自由搏击的冲浪机会。教育是生命的诗意塑造,是生活的智慧呈现,也应该是个性的美丽展示。“对话教学”与“协商课程”的出现或许会让师生领略到一种空间开放的坦荡与浩荡感。

教学相长,教学的过程也是教师专业成长的过程与“一线科研”推进的过程。教师要“能教”,更要“善教”,还要敢于“不教”(臻于教学的最高境界——教是为了不教)。“一桶水”“一支蜡烛”的教师是缺乏可持续发展后劲的,而绩效考核下的教师则抑制了创造性劳动因子。新概念的教师,应是催化学生成长、实现自我发展的智者。这智源于思考,源于对“一线科研”的本色求解。

二、从教育思考切入,“一线科研”的路径应为:着力“反思”,着眼“建构”

当我们的教师基于文本、立足课堂进行教育思考时,工作就散发出思辨的气息,“课表生活”也就焕发出精神创造的光芒。这时的教育思考与教学直接对接,不妨称之为“教学思考”,这也正是“一线科研”的孜孜以求——有效又有意义,可为又大有作为。带着理念进课堂,又在教学实践中检验、修正并生成新理念。教学思考的全程是行与思的交融,是批判与建设的辩证统一。

第一程,教学构思。这是建构,是教学方案的酿造。

上课是教师的基本功,上好课是一线教师的职业追求。传统教学的中心是讲台,教师紧握着话语权,这时的教学构思事实上只是师道尊严下的施教条理。惯性与单向,让“学”沦为“教”的配角。这不是完整、健康意义上的教学,更不是现代、民主意义上的教学。

教学思想决定着教学取向。把课堂还给学生也就是把教学的主动权还给学生,转“教”为“学”,变“教法研究”为“学法研究”。笔者以为,基础教育段中的一线教学舞台上,学生的“主体”地位是不容置疑的,而教师的“主导”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。这样的权衡,防止了教的越位,也保证了学的到位;激发了学的主动性,也呼唤着教的创造性。此时的教学构思,显然不再是单纯的备课,而是布置场景,预设互动,为“生成课堂”做好准备。

在《好课,能否这样表述》(《中国教师报》2003年5月)一文中,我绘出了这样的“教学构思”:首先是保持“自然”的课,其次是富有“气息”的课,第三是留足“空间”的课。由此推演,好课是飘扬理念的课,好课是孕育激情的课,好课是挥洒个性的课,好课是创造空间的课,好课是自然而然的课,好课是不拘一格的课。

第二程,教学反思。这是解构,是教学策略的检讨。

教学反思是“教学思考”的常态,也是“一线科研”的最爱。青年教师的成长,离不开“开课”的历练,开课是训练(同时是挑战)教学构思。一些公开课、示范课之所以遭遇误解、受指责,主要在于教师不敢有自己的创见,缺失“思想”,注重“作秀”,华而不实,如走台。教学反思,是对课堂教学的解构、剖析,也是对教学思想的检讨、批判,指向与谋求的是教学质量的提高与教育境界的提升。持之以恒的教学反思,一定能让教师走向成熟,使教学变得沉着、从容,富有气象。

江苏省教科院杨九俊先生某次讲学中抛出“洗课”这一说法,让我眼前一亮。在《洗课:让课堂洗尽铅华回归本真》(《中国教育报》2007年4月)一文中,我对“好课”作了如是反思:洗课,让教学审美重建;洗课,让教学追求归真;洗课,让教学投入有效。“淘尽黄沙始见金”。洗课提炼的是质——课的含金量;洗课过滤的是量——课的掺沙、掺水量。洗课是对繁华的扬弃,而精彩却由此进一步流淌——洗出空间,把课堂还给学生,变“容量”为“质量”,让学习更富自由和开拓;洗出智慧,把挑战还给师生,变“授受”为“对话”,让思维更具延伸和交互;洗出品格,把创造还给教师,变“解析”为“建构”,让教学更有个性和风格!

第三程,教学遐思。这是创造,是教学思想的升华。

某些教育科研之所以让一线教师敬而远之,主要还在于所谓的“科研”放不下架子,好玩概念、术语,弄得一副深沉、神秘的怪模样。(这里要说明一下,学院、经典的理论研究必须遵循范式。)“一线科研”指向的是“有用”与“实用”。因此,在这里,允许我用感性的“遐思”一词来指代一切前瞻性的教育思考。

课堂的终点不是铃声,教学思考的终结也远远不止于教学反思。遐思,可以是灵机一动,灵感一闪;也可以是行行复行行,上下而求索。许多行之有效的“教学法”“教学模式”大多出于扎根一线科研的名教师,他们用教育生活体验(提升一层,则是“教育生命体悟”)来进行教育理论探索和教育理论建构。

回到现实,实事求是地说,当下教育场中的中小学一线教师是很难在教育理论上“高攀”的,更遑论有所突破、有所建树;但在行动研究方面却得天独厚,完全有理由并有可能有所发现、有所创新。不深刻却有致用的广度,不系统却有启示的高度,这样的原生态研究——基于教育生活的思考,是“一线科研”的法宝。

回到现场,我想用拙作《何谓课堂》(《江苏教育研究》2004年第9期)一文中的“遐思”来重构一下理想课堂:课堂是展示问题的广场;课堂是挑战问题的赛场;课堂是生成问题的牧场。师生共建的课堂必将是问题欣欣向荣的天堂,它让问题热情开路,它让问题出色挑战,它让问题创造未来。在问题的回旋、碰撞中,课堂产生了电火花,产生了磁力线,因此,课堂还是一个让思想得以交融、让心灵实现共鸣的“磁场”。

因为教育思考,我发表了一系列教育随笔(当然不少也名之为“论文”)。它让我体认到工作的意义,感受到“一线科研”的幸福。二十多年的教育生涯,亲切的思考总伴随着我,伴随着我的“诗意教学”。我明白,骨子里的我还只是一名普通的一线教师,远没有达到古人所说的“三立”境界(参见拙作《教育“三立》,刊《教育参考》)2007年第1期)。“优效”教学的提法、“洗课”概念的阐述……虽高频引用,并定论为首创,但都是教育现场的灵感捕捉和感性思考,上升不了理念或理论。回归课堂,一线教师如果能有那么一点源于自己的思想创造,我想也是值得自豪的。感谢赐予我一线科研的教育生活。

不妄自尊大,不妄自菲薄。植根于生活的研究不会迷失家园。
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上一篇:没有了!
 下一篇:我校优秀语文教师刘广文老师论文解读
版权所有:河南省睢县回族高级中学 2018~2019
学校地址:河南省商丘市睢县县城南环路中段 邮箱:sxhuigao@126.com 豫ICP备10202141号
建议您使用1920×1080及其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,谢谢! 日常维护:睢县回族高级中学电教中心
技术支持:济源源点网络 后台管理